金源贵宾会 118免费小说网站欢迎你,请谨记网址077118.com

118免费小说网站 > 历史军事 > 惊鸿:醉长安 > 第九章

第九章

    --------《 金源贵宾会 jinyuanbetapp.com 海量视频 每天更新 》----------    --大牢内--

    方才竟有人为祁笙送来了一身新衣裳,虽是朴素的很,但比起自己那一身破布已经好很多了。祁笙也没管是谁送来的,先换下来。

    她一人坐在牢里,手铐脚链沉重得很,本就身子虚弱,她现在连动也不愿动弹了。冷冷的不说话,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祁笙的脑海中无数次联想了朱常洛审问她的场景,但她的目的只有一个,只希望父亲没事。流放也好,兵权不要也罢,父亲平安最重要。

    给皇帝下毒可是死罪,但现如今不仅没人来审问祁笙,反倒是好酒好菜招待着。

    酒一饮而尽,祁笙嗤笑了一声。心中暗想。真是好笑,短短数日,自己落得如此境地。前些时日来这宫中是被请来为皇帝治病,此次竟就被关入大牢了。若是传扬出去,绾花阁阁主失了平日的傲气,只身入牢,怕是又会掀起一番风波。

    “咔嚓。”一声,牢门的锁似乎是打开了,铁链子缠了好几圈,解开发出了好大声响。

    祁笙没有抬头,颔首盘坐着吃菜。明黄色的衣摆不经意落入祁笙的视线。

    “都退下。”雄厚的声音响起,祁笙随意的瞥了一眼,她知道,这是朱常洛来了。

    朱常洛慢慢蹲下,继而盘坐下来,丝毫没有九五之尊的架子。

    “怎么?这就要对我动手了吗?”朱常洛方才命人为了也配了双筷子,此时正捏着筷子,挑挑拣拣饭菜,也不见他吃上一口。雄厚的声音夹杂着调侃的语调。

    祁笙缓缓抬头,与朱常洛对视。

    四目相望。二人眼神中都满是波澜不惊,丝毫不会将情绪流露出半点。

    “保我父亲平安的条件。”祁笙没有回答朱常洛引出来的问题。虽然她目前尚不明确朱常洛为何执意要除掉父亲,但能保一时为一时,待她查明缘由亦或是直接除掉朱常洛推翻这个皇帝的位置父亲才会一直平安。

    这是小狐狸与老狐狸之间的对决。

    朱常洛登基以来已三十又八,而祁笙不过是个刚及笄的小丫头片子。虽是有些细腻心思,也有些手段与过人的谋略,但经验还是太少,与朱常洛相比还是太嫩。

    朱常洛单挑剑眉,双眸半眯,心中发笑。这小丫头还是年岁过小,此番话便把自己弱点软肋暴露出来,看来祁晔还是想把自己的女儿养成不谙世事的富家小姐,他怕是没想到自己的女儿有这般手段吧。

    “你,入宫为妃。朕不会亏待你,许你妃位,只要你在这宫墙之内乖乖当朕拿捏你父亲的棋子。朕自会保你父女平安。”朱常洛半晌没有作声,又道:“亦或是,朕将你许给苏指挥使苏白。你选。”朱常洛撂下木筷,静静地盯着没什么神色的祁笙。他不禁暗想。祁笙偏偏是个性子冷淡脾气古怪的主。任何时候都神态自若,这点真是随了她母亲。

    祁笙只觉得朱常洛有些好笑,不久前与旧爱的子嗣被人杀害,面子上不管不问也说得过去,毕竟身份上不太合适。但现如今怕是他儿子的头七都没过,便要纳妃入宫?是龙嗣过多,这一个儿子一条人命当真不当回事儿。

    祁笙拖着摇曳的身子,缓缓站起,沉重的脚链随着祁笙慢慢走动也厮磨在地上。“皇上您可还是心大,这儿子还没死多久呢吧?便要纳妃?”

    “嗯。”祁笙发出一声闷哼,便被抵在墙上,脖颈被朱常洛单手狠狠掐住。这句话似乎是惹怒了他。

    朱常洛的眸子里满是怒火,剑眉微蹙,声音也变得低沉起来,“别提。”

    祁笙有些呼吸不上来了,但是心里明镜似的,原来这朱常洛是关心他儿子的。看这个怒气冲冲的模样,似乎是甚至比那些皇子还要上心。

    她薄唇微勾,发出一声嗤笑,:“怎么?见不得人说他是你的私生子?还是当真舍不得他离开?”

    祁笙知道惹怒天子脚下的后果,但是见着这朱常洛被气着的模样她心里就愉悦得很。

    朱常洛突然松开了被禁锢在墙上的祁笙。转过身时用低沉的声音说了句:“你不懂。”

    他便转过了身,背对着祁笙。

    “呵。”祁笙刚得到喘息,但还是不怕死的对朱常洛这副态度。

    这私生子怕不是朱常洛的痛心之处,只要祁笙越提及起来,朱常洛便会在心中对他儿子多一分愧疚。那么,他处理事情就会变得感性起来。

    祁笙听着这两个选择,这若是入了宫,便是一辈子守着宫墙,晚年做个人老珠黄没人疼爱的老女人。若是真要威胁父亲,那她祁笙这一辈子便再也别想出了这个紫禁城了。

    但为何又道可将自己许配给苏白?他朱常洛难不成就不怕苏白联合自己父亲一同造反,毁了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吗?

    有阴谋?

    朱常洛再也没回头,撂下一句,“三日后便是太后生辰,朕会为你和你父亲拟好说辞。三日后给我你的答复。”

    这朱常洛前脚刚走,后脚一身着深紫色斗篷的女子便颔首进来,脚步轻轻柔柔的。

    “主子。”来人抬头望着祁笙,声音还是如曾经那般温温柔柔的。

    祁笙抬头,一愣。

    是花云裳。

    当日竹鹤楼一事过后花云裳就没了踪影更别提那日二去竹鹤楼寻苏白被人押入牢中之时了。祁笙本以为这花云裳说是要做自己的贴身婢女,一定是要贪图些什么。但那时已熟悉了有些时日,祁笙也未曾发觉有哪些不适以及哪些反常之事。

    唯一奇怪的便是皇帝私生子一案,花云裳既是竹鹤楼的人,那日却未在场,下落也不明。也是恰巧那日小崔子前来传达圣意,不然那苏白恐怕是真的要将凶手怀疑在她祁笙身上了。

    一切线索好巧不巧的指向的都是祁笙,正是如此,更像极了一起栽赃案。

    “是我做的。”花云裳‘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也未说明缘由,便直接向祁笙承认。

    “什么是你做的。”祁笙看都没看花云裳一眼,故作不知道的模样。

    “人是我杀的。”花云裳直直的盯着祁笙,俊俏的脸蛋上已经有了几道泪痕。

    原来是她在嫁祸自己。花云裳盯着祁笙,祁笙也盯着她。原本花云裳故意接近祁笙便怀疑其中有些不对,没想到是在这等着她祁笙埋伏她呢。

    “为何杀他?”祁笙深邃的双眸有意无意的打量着花云裳。

    花云裳也娓娓道来她与那皇帝私生子的故事。

    花云裳是落魄家族的长女后被卖入竹鹤楼唱戏是真的,此事花云裳当真未骗祁笙。

    不过因为花云裳模样姣好嗓音也难得一见,是个重点培养的人才,竹鹤楼楼主便大肆培养花云裳,花云裳也越来越红。

    过了一段时日,花云裳便遇到了皇帝的私生子,那男子模样生的也俊朗,看上去就如同不染尘世翩翩公子一般。

    那男子见花云裳第一面便沦陷在她的美貌当中,但没过多久,花云裳便发觉他在消遣日子的青楼酒馆又另有了几名新欢。

    花云裳气不过这负心的男子,虽看上去倒是仪表堂堂的,但做的都全是些不光彩的事儿。

    那男子听着花云裳似有似无的抱怨,心中气不打一出来,便扇了花云裳一巴掌,还扬言道,“不过是因为花云裳相貌神似于他母亲,想要从早得些未曾拥有过的母爱,才与花云裳如胶似漆。”

    这男子自小便丧母,缺失母爱,见着了个神似自己记忆中母亲般样貌的人儿,便想放肆的夺取爱。

    花云裳听罢很伤心,又无可奈何,心中还夹杂着愤恨,便谋划了这一出,而故意接近祁笙也是她计划里的一部分。虽然她会武功,但身后没什么靠山,性子也是软糯糯的,事后对祁笙心存愧疚,便想着来对祁笙道歉并承认此事。

    祁笙心里有些发怵,一瞧着柔弱的女子,杀人拖到冰窖,因为心中怨恨竟还鞭尸。手段真真了得。

    花云裳见她讲述过事情缘由后祁笙并无多言。便又道,“方才奴家来时收买了牢中看管的人,恰逢皇帝突访,便在后躲了一会儿。您与皇帝的话奴家都听到了。”

    祁笙突然抬眼,盯着花云裳,双眸中冷冷的,但祁笙平日便是这副模样,便也没有多骇人了。

    “那又如何?”清冷的声音贯穿了牢房,淡淡的。

    花云裳还跪在祁笙脚边,突然拽住了祁笙的衣摆,梨花带雨道:“皇帝逼您嫁人,奴家愿替嫁。”

    “哦?”祁笙有些惊讶,这花云裳瞧这模样是不像个坏人,但手段狠辣武功也比自己高强,若是这性子如同自己一般憎恶分明杀伐果断,怕是自己被诬陷也就被诬陷了,这花云裳也不会前来道歉,心中还愧疚得很。

    这说明,花云裳确实是个善良的。不过是被生活逼迫学会了些本不是她这种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该学的生存之道。

    不过,若是将花云裳安排在朱常洛身边。枕边风吹一吹,朱常洛耳根子若是软,这朝堂上不一定又有何情景。方才祁笙提起朱常洛已逝儿子的事情,朱常洛的神情也十分值得琢磨一番。

    他似乎对这儿子是上心的。

    若是如此,他见着了与自己死去儿子的母亲相貌神似的花云裳,心中留存的愧疚怕是也会慢慢溢出来。

    祁笙单挑着柳叶眉,若有若无的看着哭的可怜的花云裳。心中有了些打算。

    花云裳用衣袖擦拭从双眸中留下的泪,“若是以此都不能博得原谅,那云裳只能以死表明心中愧疚了。”说着,便要对着这大牢内的墙,往上撞。

    祁笙虚拦了她一番。

    “可以是可以,但你如何近皇上的身?”祁笙用纤细白皙的手拦住花云裳,声音不大,却清冷有力。

    “这,主子您就不必担心,云裳自会想法子。”花云裳软软的声音响起。

    二人又商议了若是花云裳成功接近朱常洛之后的打算,不过几柱香的功夫,花云裳便离开了。

    而叶曌这边。

    “阿楚,笙儿如何了?”叶曌伏在案首,描摹着一幅美人图,那美人的模样与祁笙十分相似。

    阿楚对叶曌作了作揖,“回主子。祁笙姑娘似乎是身子欠佳,几日的舟车劳顿已然消磨了些心神。卑职安排的人传来信,一日皇上突然去了大牢,同祁笙姑娘不知说了些什么,只偷听到皇上要在明日的太后生辰宴中免去祁将军和祁笙姑娘的罪责。其余,卑职也不知了。”

    叶曌“嗯”了一声,微微点头,便摆了摆手,示意阿楚退下。

    他手中的毛笔也慢慢放到砚台上。

    叶曌心中有些疑惑,但似乎也是意料之中的。朱常洛这老家伙大概是没有告知笙儿许配给他的事情。

    但他辛辛苦苦寻了多少年的人儿,无论什么法子,遇见了,便不会放开手。

    叶曌身上,有许多秘密,若是全部都传扬出去,世人信不信都不知。

    因为,实在是太荒唐了。

    他叶曌苦苦寻找祁笙多年,刚好在那日听闻祁晔之女会入宫。叶曌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知晓她是祁笙,但却一直记得她的相貌。那日宫中恰好闯入了祁笙居住的旎珞宫见着了真人。叶曌顾不得心中狂喜,面儿上还故作镇定。

    那他为何要找祁笙?

    这就只有叶曌一人知晓了。

    --------《金源贵宾会  www.7618618.com 全新代理模式 每天结算佣金 官方直营 资金无忧  http://jinyuanbet.com 》----------

本文网址:http://077118.com/1/1673/1088358.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惊鸿:醉长安相关推荐: 兵王传奇苏锐林傲雪, 林氏家族修真路, 砂隐忍村大开发, 前方高能, 阅读封神系统, 穿书游戏开挂了,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诸天龙行, 木叶苍龙, 爱迟了很多年沈姝傅慎言,


《惊鸿:醉长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历史军事,118免费小说网站转载收集惊鸿:醉长安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360检查网站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