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源贵宾会 118免费小说网站欢迎你,请谨记网址077118.com

118免费小说网站 > 历史军事 > 惊鸿:醉长安 > 第五章

第五章

    --------《 金源贵宾会 jinyuanbetapp.com 海量视频 每天更新 》----------    “啧。”祁笙突然撕扯到了背后的伤口,微微作痛,才惊醒。暮色微凉,艰难的睁开双眼,微微抬起身。深邃的双眸警惕的打量着房间,淡淡的檀木香弥漫在空气里。头顶是一袭一袭的流苏。身下是一张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身上是一床锦被,边边角角被人整理好。似乎所有布置都在显示这房间主人的不平凡。她身上的伤也被人细心包扎好,一袭扎眼的红衣也被换下,换成了乳白色对襟襦裙。

    这是哪?长安一战结果如何?为何她会卧塌不起?更重要的是,谁换了她的衣服?

    种种疑问充斥了祁笙的脑海。

    透过晕红的幔帐,依稀能看见雍容华贵的房间内大理石大案旁俯首批改公文的一男子。精致的下颚线和面部的菱角分明勾勒出侧脸的大致轮廓。

    见祁笙醒了,男子向床边慢步走来。体态修长。许是幔帐的缘故,祁笙并未看清男子的容貌。

    晕红的幔帐缓缓拉起。祁笙眉头微蹙,眼神审视着面前这淡然俯在床边目光炽热的男子。怎么会又是他?

    还是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眸,现今祁笙已万分确定那日的黑衣男子就是他。

    是叶曌。

    祁笙慌了。

    所有的疑问都顾不上了,直觉和曾发生的事件都在告诉祁笙,叶曌很危险。不接触不涉及关于叶曌的任何于祁家而言才是最安全的。

    “谢王爷救命之恩,此番动荡过后定会报答王爷。祁笙在此别过。”见着此人是叶曌,祁笙立马站起身作揖,说着便要离开。

    “诶?诶?别走。”叶曌回头扯住祁笙的袖口。声音和祁笙一样,淡淡的。他的眼角多了些笑意,若有若无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玩味的神色。但是似乎不小心拉扯到了祁笙背后的伤口。

    “嘶。”祁笙皱皱眉头,伤口还是微微作痛。当时在长安一战中还未曾发觉自己受了伤,现今怎就如此虚弱了。那日的突然昏倒也十分离奇。

    还未等祁笙趁着叶曌不注意在宽大的衣袖里将手指放在手腕上为自己把脉查看病因,叶曌就突然俯身横抱起祁笙,将她抱到榻上。叶曌身上,淡淡的体香。一起一落间,祁笙额间的碎发随之微微晃动,祁笙惊讶的注视着叶曌,明眸善睐,心也在此刻露了一拍。

    祁笙心中疑惑,为什么在叶曌面前,往日淡然自若的她会如此慌乱。

    “你昏迷了十天左右了,不好奇吗?”叶曌边说着边要脱下祁笙的罗裳,手指勾过衣带,很熟练。

    “王爷您自重。”祁笙眼神闪躲着,推开了叶曌。

    “本王帮你看看伤口。”叶曌故作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你都收了本王的定情信物,都是将要成为王妃的人了,结发夫妻,看看伤口又何妨?”

    “笙儿何时收了您的信物?”祁笙往榻内躲了躲,忍着后背的疼痛,声音清冷。目光直直地盯着叶曌。

    “喏。”叶曌眼神示意祁笙看看缠在她腰间的玉佩。正是那日竹鹤楼事件中所得的玉佩。

    “王爷若是这般说,那岂不是收到的达官贵族都是您的王妃咯?”祁笙忍着伤口裂开的疼,眼神似笑非笑:“亦或是王爷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您身子骨可还硬朗,撑得住这般美色吗?”

    叶曌被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眼角堆满了宠溺的笑意。不知是真笑还是假笑。

    “来,乖。处理伤口。本王又不是没见过笙儿沐浴的模样。”叶曌绕到祁笙身后。

    祁笙听到这般话,耳根子瞬间就红的彻底,脑海中突然蹦出那日叶曌扮刺客行刺皇帝被锦衣卫苏白抓捕逃到她住处的场景。

    趁着祁笙不注意,叶曌轻轻点了祁笙的穴。

    “动不了了。”叶曌温温柔柔的笑着,轻轻拂下她的外衫。他看向祁笙的眼里满是宠溺。

    叶曌笑起来很好看。眉眼俊朗。若是不知他是手段残暴的淮南王,定会觉得眼前的人儿不过是哪位不染尘事的公子吧。

    “月兮,汤药和纱布都给本王拿来。”叶曌拂了拂衣袖。理了理衣衫。一身白衫衬得他倒是温文儒雅。

    月兮?祁笙听这个名字仿佛有些熟悉。在哪里听过的样子。

    似乎是前些时日在旖旎宫,有一宫女,名唤月兮?

    待祁笙再抬眼望去,一丫鬟模样的小丫头恭恭敬敬的拾着叶曌吩咐要的东西,微微低着头,走来,小心翼翼的模样。

    当真是她!

    祁笙心中不禁发怵,叶曌的人被安排在宫中,还曾在自己的身边服侍过。

    那,那晚他行刺遇见她只是偶然吗?

    不是偶然。

    若是这样想来,一切都变得刻意了起来。

    记得前些时日祁笙听花云裳说传闻中便知这淮南王叶曌不仅做事缜密手段残暴且城府极深。

    但凭借叶曌的心思不会不明白若是此时唤月兮过来会被祁笙发觉月兮是被他安排入宫的,却还是暴露了自己的目的。

    意图何在呢?

    表明心意趁机拉拢吗?可就单凭叶曌的手段和实力,还需要祁笙这一个筹码加持吗?而大明朝的达官贵族,心中对女子的受封被赏都充满着不信任和鄙夷。叶曌就会有所不同?

    祁笙背对着叶曌。后背上的绷带被叶曌小心拆开。手指凉凉的轻轻触碰到祁笙的皮肤上。

    奇怪的是她并不反感叶曌的接触。

    伤口突兀的暴露在空气中,有些凉。

    “拿来。”叶曌偷偷抬眼看了看祁笙的表情,并无发现有任何不舒服的意思,便对月兮招招手,说话时神情懒散。

    祁笙的背部肤若凝脂,被剑划了一道约莫半尺的大口子,血凝固的结痂迸开,在白皙的皮肤上,伤口倒是显得格外醒目了。

    “有点疼,忍一忍。”叶曌脸上还是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长安一战中还未等本王去救你,锦衣卫指挥使苏白便带着一行人剿灭了剩余的倭人。你还记得苏白吗?就是那晚奉命抓捕本王的男子。”叶曌见祁笙支支吾吾说不出话,便还未等她开口询问,就自顾自的讲了起来。

    “我父亲呢?”祁笙清冷的声音响起。

    “被抓走了。”叶曌的双手随意的收拾着拆下的绷带。很自然轻松的状态,却说着很伤人的话。

    祁笙心中咯噔一下。

    “衣服是本王吩咐月兮替你换下的。”叶曌从装用品的玉盘中拿起盛着汤药的瓷碗。他的眼神瞥了瞥门外,却不愿多瞧上一眼,示意月兮退下,他要亲自照料祁笙。

    月兮垂着的头轻微的抬了抬,看了眼躲在榻里被叶曌定住的祁笙便离开了。

    服侍王爷很多年的月兮第一次见到王爷很认真的照料一个人。

    “来,喝药。”叶曌左手端着碗,右手握着勺子递到祁笙唇边。

    祁笙想往后躲,但又动弹不得,闷哼了几声。柳叶眉蹙成了一团,眼神中充满了抗拒。就差浑身上下都写满“离我远点”这四个大字了。

    祁晔盯着祁笙,剑眉单挑,眉眼间存着几分笑意。

    好安静。

    两人都没在说话。入秋了的晚霞从纸窗映进屋内。细碎的温暖洋洋洒洒的。空气是温温的,很舒服。

    叶曌眼角的笑还留存着。骨相分明的手将药碗端到自己的唇边,便饮下一口汤药。他还未咽下去,腮帮鼓起,眼神似笑非笑的盯着祁笙。宽大的臂弯突然一下搂过祁笙的肩膀。

    双唇间的突然触碰,很突然,她居然忘记了反抗。

    祁笙愣住了,眸子直直的眨了眨,又很慌乱,眼神四处乱瞥,无处安放。

    突然间,祁笙嘴里的苦涩蔓延开来。

    一吻而至。

    “你放开我。”祁笙被点的穴不知何时被叶曌悄悄解开了。她这一挣,居然挣开了叶曌的怀抱。怀里的温存突然消失了,叶曌的心里有些落寞。

    “你还和之前一样口是心非。”叶曌温厚的手掌覆上了祁笙的头,摸了摸。

    祁笙眸子中露出诧异的眼神,但很快被她隐藏了起来。

    和从前一样?可曾经她祁笙根本不认识这个传闻中的淮南王好么。

    祁笙并没有理睬叶曌突兀又无从说起的言论。她的眼神间透露着几分心虚,故作镇定的对叶曌说。“我父亲在哪?我要去找他。”

    既然长安现今平安下来,那她现在只想找到父亲、照顾父亲。祁笙的家庭里没有母亲,只有父亲。于她而言,世上的事都没有保住父亲的平安更重要了。

    “不是刚刚说了被抓走了嘛?”叶曌见祁笙生龙活虎还能跟他顶嘴的样子,那这身体应是没什么大碍了。叶曌拂了拂袖,双眸还是灼热的盯着祁笙。神色间感觉仿佛又隔了几百年都未见过祁笙一般。又道。“被苏白抓走了,就是那个锦衣卫指挥使。”

    “苏白?他为何抓我父亲?”祁笙整理好衣衫,嘟囔了一句。

    “说是皇上怀疑祁晔祁大将军贪污受贿。”叶曌突然靠近刚刚整理好衣衫的祁笙。叶曌一靠过来,她纤细的手指还停在半空,愣住了。两人间的距离已经很近了,依稀能听到心跳“扑通、扑通”的声音。叶曌一改方才调侃的语气突然正经起来,又说:“更重要的是,皇上怀疑祁将军通倭。”

    通倭这个罪名可是真不小,足以诛九族灭满门了。自从新帝登基,大明朝最最忌讳的便是与外敌私通,祸害大明朝。

    这是犯了大忌。

    可祁笙怎会不了解自己的父亲。为人耿直和善,只有战场上杀敌时才会从不手软。一心护国是断断不可能成为一个卖国贼的。

    况且,这狗皇帝不可能就这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要缉拿祁晔。就算皇帝再怎么想除掉祁晔,也是要看看祁晔在朝廷之中的分量。

    毕竟,若是引起民愤,就不好了。

    祁笙思索一番,对叶曌作了作揖。“谢王爷照料,告辞。”

    她抬步,便要离开。

    还未等祁笙走出几步,叶曌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腕。“若是苏白直接将岳父带到了昭狱严刑逼供,你又有何办法? ”

    叶曌还是很温柔的看着祁笙。

    “你别急,我们先想办法见到苏白,事情本王都陪你解决,谁让你是本王的王妃呢。”本是个严峻的时刻,却被叶曌这么一调侃,气氛变得舒服了一点。

    祁笙扒开了祁晔抓住她手腕的手,突然直视叶曌,眸间幽幽。

    “您的身份笙儿是不敢高攀的。倒是您不觉得您很奇怪吗?您扮成黑衣人时、在竹鹤楼与此时对笙儿的态度都不同,这一番戏弄,笙儿是承受不起的。”祁笙的薄唇轻启,清冷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她顿了顿,又道:“更何况,满打满算,我与王爷也只见了三次面罢了。难不成王爷当真是那轻薄之人,随意与不熟悉的女子谈婚论嫁?”

    听着祁笙这话,叶曌突然随意的笑了笑,目光间满是慵懒。“若是本王说,上辈子,你就是本王的王妃你信吗?”

    祁笙愣了一下。她与叶曌接触下来,确实有种莫名其妙熟悉之感。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骗小孩子的把戏。”祁笙不屑的眼神瞥过叶曌。

    若是叶曌说是为了巩固自己在朝廷上的地位才故意接近自己,祁笙才觉得更可信。一个人平白无故的接近,一定是有预谋的。

    “你被本王下蛊了。”叶曌的眼神还是似笑非笑的。本是一身世俗的皮囊此刻却染了几分烟火气息。

    他看着总是冷冰冰不喜被人接近的祁笙被他气到,会因为他的话有所触动,他会觉得自己在她眼里是有存在感的。

    叶曌剑眉轻佻,目若灿星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祁笙。见她没什么反应,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便一把拉过她。

    好巧不巧,祁笙脚下的靴子被榻边的横木绊到,“扑通”一声,两个人突然都倒在了榻上。

    就像是祁笙故意扑倒了叶曌。

    “蛊……蛊?”祁笙的脸被憋的通红,连讲话都有些结巴。她很尴尬,想顺着原来的话题继续。

    呼吸很近。空气中都弥漫着浓郁的暧昧气息。

    说着祁笙便要起身,却一下被叶曌拉住按在他怀里。叶曌的体香瞬间漫上来。

    “是蛊啊。最近西域前来朝拜的大使献给皇帝的,被本王要来的。”叶曌“咯咯”的笑着。又说:“这可是情蛊。苏白那个锦衣卫在后宫抓捕本王时,我故意接近你,下在你身上的。每个月都会复发一次,所以──”叶曌故意把语气顿了顿,“你以后每个月都要来找我了。”叶曌像得到了什么宝贝一般炫耀着。

    祁笙双眸微微眯起。脸上已经恢复了正常神情,还是淡淡的。祁笙没想到她会被叶曌摆了一道。

    袖口的银针已经微微露出。

    动手?还是不动手?

    --------《金源贵宾会  www.7618618.com 全新代理模式 每天结算佣金 官方直营 资金无忧  http://jinyuanbet.com 》----------

本文网址:http://077118.com/1/1673/1088349.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惊鸿:醉长安相关推荐: 我家地球连诸天, 兵王传奇苏锐林傲雪, 神豪之从人生导师系统开始, 身为反派的自我修养, 小妍说穿越, 赘婿当道, 林氏家族修真路, 砂隐忍村大开发, 前方高能, 阅读封神系统,


《惊鸿:醉长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历史军事,118免费小说网站转载收集惊鸿:醉长安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360检查网站安全